如果不是因為藝術而打開了感官的闊度,就不會感受世界上那麼多的悲傷無奈,不會在努力的汲取愛、以自身機制轉化那吸收來的美好美感成力量的同時,支付憤怒與困惑給這個瘋狂世界。對於愛對於恨的重量都加倍承載,外加思考著自己與外界的連結,希望和絕望像是一張卡的正反兩面一起跟著手中的其他牌打在人生的牌桌上,像是無法預測的牌局,最後甚至沒能定義勝負。
 
如果不是,很多事情都任性與輕鬆多了。但若是不能感受這些,又為何活著?

創作者介紹

wmsky胡說八道

WMS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